全國亞太裔組織稱讚最高法院在平權法案一案中的決定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簡稱Advancing Justice)、亞裔美國人法律保護和教育基金會(簡稱AALDEF)及全國亞太裔律師協會(簡稱NAPABA)共同稱讚最高法院今日在“費雪訴德克薩斯大學”(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一案中所發表的意見。法院以四票對三票讚成將種族因素納入大學錄取過程對申請者的全面考慮之中。

“今天,最高法院認可了考慮種族因素的錄取政策對於確保我國高等教育學府多樣性的重要作用。”NAPABA會長Jin Y. Hwang表示,“作為有色人種律師,我們看到了這些政策對於法律工作者的有益影響,我們也意識到高等教育的多樣性對於確保我們能夠擁有更多有才華的律師與法官服務各個社區的重要性。”

艾比蓋.費雪 (Abigail Fisher),此次平權法案一案的主角,一位被德克薩斯大學拒絕的白人學生,聲稱自己因種族問題受到歧視。Advancing Justice、AALDEF及NAPABA共提交了三份非當事人意見陳述,支持大學在審閱入學申請時參考種族等因素的全面評審方式。這些陳述代表了160多個亞太美(AAPI)組織對於高等教育領域平權法案的支持意見。

“我們很高興看到最高法院認可了種族因素在大學錄取過程中持續的相關性,以及高質量、多樣化的學生群體的重要性。”AALDEF執行董事馮美琪(Margaret Fung)說道,“我們很高興看到肯尼迪大法官意識到了考慮種族因素,將有益于所有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UT-Austin)的申請者,包括亞裔美國申請者,引用AALDEP提交的陳述,費雪對於學校歧視亞裔美國學生的斷言是‘完全不受證據或經驗性數據支持的’。”馮女士還表示:“德克薩斯大學對申請者的個人化審閱方式將繼續有益于亞裔美國學生,避免‘模範少數族裔’這一有害的偏見。”

與普遍看法,即亞太美裔學生在學術上都非常成功并很容易上大學這一錯誤印象恰恰相反的是,很多AAPI(包括東南亞、夏威夷原住民、太平洋島民)社區在接受高等教育方面都面臨著巨大的障礙。參考種族因素的錄取方式將開啟高等教育之門,并繼續造福很多AAPI學生。費雪一案沒有任何證據能夠支持她錯誤的、關於AAPI學生受害于大學的全面錄取評審方式的斷言。事實恰恰相反。

“我們很高興最高法院認可了平權法案政策的持續性需求,這將使得所有背景的學生,包括眾多一直以來弱勢的亞太美學生,都能享受高等教育,并通過他們對多元化社會所做出的貢獻,建立一個更強大的國家。”亞美公義促進中心﹣AAJC主席兼執行董事Mee Moua說道。

今天的裁決對全體美國人而言都是一個勝利。平權法案政策一直以來都是一項有效促進平等、確保各個背景、符合條件的學生都能享受公平上大學機會的工具,它認可了在考慮個人申請時種族因素的相關性。隨著今天的最新決定,最弱勢的AAPI學生及其他有色人種學生,都將繼續享受平等上大學的機會、成為明日的領導者。我們堅信,種族,不同於階級,是非常重要的。

“在這個有色人種被不成比例地殺害的世界,有色人種學生正採取著非常急需的方式,來改善校園內的種族氣候,而關於種族的公共言論更是將此話題推上了全國性舞台,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考慮種族因素的政策。”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主席兼執行董事郭志明(Stewart Kwoh)評論道。

# # #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由全國五個領導性組織構成,致力於為亞裔美國人及其他弱勢社區倡導公民權益與人權,以促進一個公正平等的社會。附屬機構包括:亞美公義促進中心─AAJC(華盛頓),亞美公義促進中心─亞特蘭大,亞美公義促進中心─亞洲法律聯會(舊金山)、亞美公義促進中心─芝加哥,及亞美公義促進中心─洛杉磯。

亞裔美國人法律保護和教育基金會(AALDEF)成立於1974年,是一個致力於保護并提倡亞裔美國人公民權益的全國性組織。通過訴訟、倡導、教育與組織,AALDEF攜手全國各地亞裔美國社區,為人人爭取人權。

全國亞太裔律師協會(NAPABA)是一個全國性亞太美律師、法官、法律教授及法學學生協會。NAPABA代表了全國50,000多名律師以及75個國家級、州級及當地律師協會。協會會員包括個體律師、大型律所律師、企業法律顧問、法律服務與非營利律師,以及各級政府律師。NAPABA參與立法與政策倡導,推動亞太美政治領導與任命,并為所有法律從業人員、乃至整個社區建立聯盟。NAPABA同時還為政府機構、國會成員以及公共服務機構提供亞太美法律服務、公民權益及法庭多樣性等資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